您的位置:主页 > A派生活 >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 >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2020-05-282020-05-28A派生活A派生活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文/法式软糖

柠檬贴心提醒:此为悬案,案件为至今仍未侦破。

说起这名兇手,相信大家对他并不陌生--1969至1974年间,美国加州出现史上最嚣张的连环杀人魔--黄道十二宫杀手,他不只漫无目的杀人,甚至玩弄媒体与警方于鼓掌之间。警方认定黄道带杀人魔总共杀害4名男性和3名女性,但根据杀手在事后寄给媒体的信中宣称,自己至少杀害了37个人。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
(图/dangerousminds)

直至1974年为止,兇手已寄送多封充满挑衅意味的信件给媒体,信件中包含四道密码,目前还有三道仍未解开,唯一被解开的一句是:「我爱杀人,因为太有趣了。」兇手甚至威胁媒体必须公开这些信函,否则将会持续杀人,直到杀满12个为止,并在信件最后属名Zodiac,便是星座之意。

2007年,这起案件被大卫‧芬奇导演改编成电影,斥资6500万美元製作了《索命黄道带》(Zodiac)。但很少人知道,在该片上映前30年,还有另一部电影同样描述黄道十二宫杀人案件,片名为《黄道带杀手》(The Zodiac Killer)。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
(图/dangerousminds)


1971年,《黄道带杀手》上映期间,正是兇手最为猖狂的时期,甚至在上映前不到一个月,兇手又寄了两封信给《旧金山纪事报》,使得当时美国社会人心惶惶。该片导演汤姆‧韩森(Tom Hanson),一位比萨连锁店(Pizza Man)的老闆,仅仅出资1万3千美元,不到台币40万元,即迅速完成这部电影。韩森事后表示,他拍这部电影的原因并不是赚钱,而是想藉由电影抓到兇手,他甚至还在电影院设置了重重陷阱,想重新写下电影结局。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
(示意图,与内文无关/cc0)

韩森选择旧金山作为首映地点,因为那是黄道带杀手最活跃的地点,他认为兇手还在这里,筹画着下一次兇杀计划。韩森甚至赌这个噁心至极的人,会带着变态扭曲的思想,到电影院观看描写自己的电影。于是,韩森开始设下圈套。

韩森设计了一个填字抽奖活动,头奖为一辆摩托车,所有买票进场的观众,都会拿到一张黄色的抽奖卡,卡片上印着:「我认为黄道带杀手杀人是因为__」,观众被要求在空格中填入原因,并投入抽奖箱中,导演希望透过这种方式,取得兇手的手写样本,甚至能现场目击或抓到嫌疑犯。

韩森表示,他们的陷阱十分完善,甚至每张卡片上都有序号:0001,0002,0003等等,且每个人只能拿到一张卡,韩森甚至叮嘱柜台的女服务生:「妳们要答应我,远、永远、永远,不会多给任何人一张卡!」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
(图/dangerousminds)

为了不让兇手起疑,导演在电影开演前,精心布置戏院的抽奖区域。他在电影院二楼,打造一个摩托车展示平台,平台上方为头奖摩托车,下方即为抽奖箱,导演安排一个人躲在平台下方,只要发现投入箱中的抽奖卡写着可疑的字眼,平台底下的人就会按下按钮,通知所有人员警觉。

接着,韩森趁着金门戏院(Golden Gate)的经理不在,搬入一个空的冰柜,并让编剧(Ray Cantrell)躺在里头。电影院放置一个冰柜不奇怪吗?韩森表示忘了后来用什幺理由搪塞经理,反正就是一些废话,以掩盖他真正的目地。因此陷阱就这样完成了:当平台下的人发现可疑抽奖卡,接着按下按钮,冰柜里的人探出头来查看长相,旁边的工作人员随时待命,準备将他抓住。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
(示意图,与内文无关/cc0)

韩森记得,上映后的第5天还是第6天的上,曾有张可疑抽奖被丢进箱子里,上面写着:「我在这里,黄道带杀手敬上。」但每每在关键时刻,计划却搞砸了。一次是平台底下的人按了按钮,但躺在冰柜的编剧却没有反应,他因为太闷热差点窒息,根本没有余力爬起来看是谁投下抽奖卡,加上当天抽奖区域人太多,埋伏一旁的工作人员也无法确定可疑份子;另外还有一次,一行人终于抓到一名嫌疑犯,然而,当他们拿着卡片序号要去比对票根时,那人却从身上拿出两张空白没有投递的卡片,并否认那张卡片是他写的。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
(图/dangerousminds)

韩森说,在电影上映期间,他好几次都觉得兇手真的来了,可惜就是没机会抓到他。虽然这部电影和计划现在看来有些荒谬,但在当时恐慌的美国社会,没有人能笑得出来。

2008年8月29日,一名美国民众丹尼斯•考夫曼(Dennis Kaufman)在整理继父杰克•泰伦斯(Jack Tarrance)的遗物时,发现一把沾有血迹的小刀、当年受害者的照片等相关线索。警方根据DNA测试,几乎确定他就是真兇,但结果却在2010年4月,DNA检测又被推翻了,直到现在,黄道带杀人案件还是悬案。 

【VIA dangerousminds、crimefeed、templeofschlock、wikipedia、mplus】

❖法式软糖粉丝团❖ 新开幕求支持▶▶▶

酸甜啊酸甜好唰嘴~

赌兇手会来看!连环杀人案拍成电影,兇手留下「我来了」纸条

相关文章